成都搬家小哥 7年为上千家庭搬家看尽万家灯火

  扛着编织袋,踩着楼梯,罗相伟爬上了5楼,站在门口大口喘气……楼下还有七八个编织袋等着他,3月是租房需求旺季,做搬家生意的他电话响个不停。然而,他却心生退意,想做一次改变,而不是周而复始地开着小货车,穿梭在万家灯火之间。

  今年32岁了,罗相伟已不像刚入行时能一口气冲上5楼,也不再碰上谁就聊个不停,打听那些家具主人背后的故事,“大体都是那些事儿。”

  从2010年开始帮人搬家,他的小货车拉货无数,雇主中有白领、小贩、学生,也有近几年多起来的微商、网络主播、健身教练,他们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,有的买了房、有的分了手、有的只是因为房东涨价。

  罗相伟羡慕那些成功者,也安慰那些失意者,7年为上千家庭搬家,从雇主口中,他拼凑起这座城市的“记忆碎片”。

  “租客族”中,90后已占据半壁江山。毕业生选老旧小区“安营扎寨”;软件行业客户“最滋润”,但描述自己的生活并不是很幸福……

  3月26日,一环路中铁二院一个老旧小区内,小货车停在楼下,雇主外出接人已有半小时了,罗相伟脱下毛衣,一件T恤露出来,皱巴巴的。“快点让下,我赶时间!”一辆火三轮出现在楼栋前,车内大娘探出头嚷嚷着。罗相伟赶紧发动引擎,腾出一条道来。

  雇主回来了,是戴着嘻哈帽的姑娘西西(化名)。从师范学校毕业不足一年,西西和很多毕业生一样,选择老旧小区“安营扎寨”,条件艰苦点,但房租便宜。

  “租客族”中,90后已占据半壁江山。罗相伟的雇主中,80后已退居“二线”,和以往的毕业生相比,现在的学生话没那么多,更加警觉,罗相伟打听一些故事,对方冷不丁冒一句,“这算隐私吧”。西西一个人租下了五楼的一个套二,冲记者呵呵一笑,开始和朋友规划房间陈设。套二的房间,她要留一间专门给狗狗。

  “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养宠物,可能是缓解压力吧。”罗相伟说,近几年,很多年轻人搬家,都是为了给自己和宠物找一个更好去处。一年多前,他去清水河帮一位雇主搬家,雇主也是刚工作不久的女性,房东一群人守在门口让她把东西搬出去。搬家路上,副驾驶坐着雇主,还有一只狗。罗相伟和她聊起来才知道,房东新装修的房子,租金2000元,但不允许养狗,她被撵了……

  住在武侯区红牌楼附近,罗相伟从2010年就开始搞搬运,一开始在大公司跟车,躺在箱式大货车的车厢内,铁皮将他与城市隔开,抬头就是天空。后来,他买了一辆二手长安小货车开始自己做搬家生意,没有空调,驾驶室夏天跟蒸笼一样,他必须避开红绿灯多的路段,这样才能跑起来,借风吹散引擎发出的热浪。

  他开始挑一些“高速”路段,从九里堤到武侯立交,一定要穿过东城根街,这条路红绿灯最少;从川大到大石东路,尽量沿着河边走,这样不会太堵;火车北站不去,进去耽搁一个小时,出来再用一小时,一天就过去了。

  搬家久了,他知道哪些雇主收入在什么“段位”。“软件行业应该是客户中最滋润的。”罗相伟接单,只要目的地显示高新区大源,雇主脸上一脸青春痘,基本可以判断这是搞软件开发的。“他们晚上加班是家常便饭。”他在和这些雇主聊天时发现,他们描述自己的生活也并不是很幸福,“但他们工资相对比较高,找老婆也好找一些”。

  这些理工男喜欢坐在副驾驶上吹牛,久而久之,他也学会区分。有些人自称在华为上班,可能是华为业务外包公司的员工;真正在华为上班的,不少人人持股,“员工有公司股份,巴适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