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足球的东郊记忆

  1984年,在厂职工教育中心我认识了高娃,他姓高,人不高,却很精灵。他属于那种“费头子”型的,听课时屁股下面好像有钉子似的,没有一刻静得下来。一下课,高娃就来劲了。班上那些小伙子喜欢听他神吹足球,他不仅吹得,还很激情地指手画脚,辅以各种丰富的夸张表情。他比我讲课更吸引人,班上几个小伙子就被他吹进了“高娃坝坝足球队”。

  那会玩足球还没九十年代那么火爆。七十年代在成都城区内机关、工厂、学校要数篮球场最多,喜欢看篮球比赛的人也多,八十年代提督街的老文化宫、北门成华街的城北体育馆每个星期天都有篮球赛,遇到联赛,门外买票的球迷就排起了“长蛇阵”。

  足球的普及程度和影响就远远不及篮球了,尤其场地更为稀少。六十年代,成都市标准足球场仅有顺城街的市体育场,它是唯一建有环形观众看台的比赛场地。东郊体育场和西郊体育场都是比较简易的足球场。成都中学里13中足球队最有名气,校内也仅有一个非标准的足球场。高娃是1976年读的13中,进校后就迷上了足球,成了班上的足球队长。高中毕业后顶替父亲,进厂当了木工。工厂有灯光球场,还有篮球队,可这些都对不上高娃的“路”,1000多人的厂,年轻人占三分之二,居然没一个喜欢踢足球的,这让高娃很郁闷。下了班,高娃就要绕道跑到东郊体育场看别人踢足球。东郊军工单位多,各厂的文体活动很活跃,几个大厂还成立了足球队,星期天常常在东郊体育场开展厂际足球友谊赛。一次,82信箱足球队在东体练球,高娃在场外看球,一只球迎面飞来,高娃一个鱼跃,将球抱在怀里,然后飞起一脚踢了出去。漂亮的几招,让82几个队员拍手叫好,他们后来成了哥们。

  高娃成功地组建了他的“坝坝足球队”,补习班楼前的篮球场成了练球的“主场”。那时,经济条件好的哥们家里有12寸黑白电视,一有足球比赛,高娃“坝坝足球队”就将电视机承包了,看到精彩处,又是拍手又是吼叫,惊扰邻居,还差点引发一场 “武打”。

  八十年代中的一天,工会董主席接到市总工会文件,要各单位组织职工参加成都市职工足球赛,我向他推荐了高娃。董主席开了几次会,除了高娃的兄弟伙“班底”,队员还不够。最后,生拉活扯地将几个打篮球的小伙子“转业”踢足球,每天下午骑车到东郊体育场练球。东郊体育场是小组比赛的场地,是成都市区仅有的几个足球场之一,谁去得早谁先占场地,去晚了的,只能在边边角角上练一练。

  从组队到参加小组赛,时间只有两个来月。对这支“临时抱佛脚”组成的球队,我并不看好。队长高娃对我说,“这盘凶哦,都是东郊信箱厂的,到时要来扎起哦!”

  前两轮比赛,我没去看,想到高娃这拨半路出家的“厂脚”肯定不是人家的下饭菜。后来高娃向我报捷,“明天下午和82信箱决战,争夺小组第一名……”呵呵,他们居然踩扁了两个队,硬是不可小看喃。为了迎战82信箱,董主席作了战前动员。对高娃他们来说,最刺激实惠的是,打赢了那套运动服不交回厂里,奖励给个人,然后放三天假!

  比赛那天,我动员了机关的男女同胞去给高娃扎起,一再强调打赢82信箱,董主席请大家吃西瓜。

  可能有了几百号人观战助威高喊“加油”(那时“雄起”还没横空出世),高娃这个中场发动机脑壳特别好用,面对牛高马大的82足球队,这个“地钻钻儿”(个头矮小)盘带传递居然把别人逗得晕头转向。82的队员体力好、训练有素,几次“兵临城下”,如果不是临门一脚太臭,绝没有高娃他们的戏唱了。高娃他们以弱胜强,1∶0踩扁了82足球队,让厂里的球迷兴奋了好几天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