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27家公园会所完成业态调整:寒舍成寒舍 廊桥停业

  自今年1月以来,成都市对群众反映强烈的违规侵占公共资源等行为全面叫停。成都市在严查党员干部出入私人会所的同时,对历史建筑、城市公园、公共绿地内的高档餐饮(会所)进行了清理关停、拆除违建、业态调整。半年过去了,成都市整治“会所中的歪风”行动进展如何?来自成都市纪委的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望江楼公园竹林精舍、浣花溪公园寒舍、文化公园同春苑、东湖公园泊尚和锦澜河鲜、青莲润景花园餐厅、四合园餐厅等7家餐饮(会所),以及天鹅湖高尔夫球练习场已经关停;全市27家公园会所完成业态调整,主要服务大众消费;望江楼公园竹林精舍、猛追湾游泳场柳浪99、鑫月豪餐饮休闲庄等3家餐饮(会所)的违建部分正在自行拆除中。

  继6月19日探访了位于沙河公园内的半岛春天和翠湖楼后,24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又对位于浣花溪公园的寒舍、位于杜甫草堂博物馆的廊桥草堂等公园会所进行了探访,发现这些公园会所多数都已“人去楼空”。

  每天都会在浣花溪散步的张女士,见证了寒舍的兴衰。张女士说,寒舍大概是2008年修建的,每间包房都是大开敞的落地窗户,正对白鹭洲湿地,“据说是位新加坡设计师设计的”。每天晚上7点过,整个酒楼灯火辉煌,通透的玻璃房子正好倒映在湿地的水面上。站在湿地的栈桥上,能清楚地看到包间里的食客在用餐,都是特别大的桌子。“光是从外面看,已经很奢华了。”而每天进出寒舍的,都是挂着好号牌的名车,据说泊车的服务员觉得奥迪A8都算差的。

  “‘寒舍’虽名‘寒’,却绝对大气。光是景色已经无敌了,不过消费也不菲。”曾多次光顾寒舍的郝先生说,这里一般接待公务和商务宴请,10个人一桌,至少消费4000-5000元,开瓶费200元,服务费要收10%。“从今年3月起,这里就没营业了,后来东西都陆续搬走了。”张女士说,经常在公园里散步的市民几乎都知道寒舍停业了,曾经气派的落地窗房子,再也没有亮过灯。

  24日上午,记者在浣花溪公园看到,通往寒舍的道路已经完全封闭,原来刻在石头上的“寒舍”店招,也不见了踪影。而这栋临湖的建筑,里面的家具早已搬空,有的落地玻璃窗连玻璃都没有了,只剩下一个空框架。

  静谧的草堂路上,如果不耐心寻找,你不仅找不到“廊桥草堂”,甚至连“草堂路48号”的门牌也无处寻觅。你能看到的,只是一处光秃秃、围着蓝色隔板的建筑。大门前,灰砖砌成的长方形大石,莫名的苍白一片,只有一些钉子的印痕,提醒着这里曾书写着“酒楼堂皇”的大字。

  顺着关闭的门窗缝隙往内看,只能用“满地狼藉”来形容,满屋拆得乱七八糟,轻钢吊顶的装修材料拆得零零碎碎,堆了满地。豪华吊灯仍悬挂在天花板上,和四周的杂乱不堪显得格格不入。门口一张散落的单子,昭示着它曾经的盛名“廊桥草堂”,房内大桌杂物中的蓝色门牌,提醒它曾经的地址“草堂路48号”。

  记者在门口遇到两位男士,正在探讨装修事宜。他们自称是装修公司工作人员,“廊桥草堂还要开业,目前只是在装修”。记者询问“何时能开业”,对方称“确定不了,9月肯定不能恢复营业”。记者通过黑色铸铁楼梯下往地下一层时,看到了一张“公告”——“由于经营结构调整,廊桥于4月11日暂停营业”。

  柴门蜀郡、君庭茶楼、浣花·黉台原创酒店,紧挨着浣花溪公园的这几家餐饮酒店,也曾被算做公园会所频频点名。

  24日上午10点,柴门蜀郡似乎还没出现顾客盈门的景象。“我们晚上客人比较多,基本可以坐满”。在一位服务员推荐的菜单中,河鲜为主打,每斤超过100元,多的近1000元。有趣的是,记者发现该店悬挂着“四川博物院游客服务中心”的牌子,服务员称,“只有外面的茶座是游客服务中心”。

  相邻的浣花·黉台原创酒店,包含了餐饮、住宿,自称是“四川博物院对外文化交流中心”。服务员说,“既可以承担博物院对外文化交流,也可以接待外来人员”,该酒店贵宾单间“挂牌价2488元,执行价1280元”。

  当记者以“下个月才订宴席,是否会面临公园会所拆除”时,该服务员回应称,“我们是博物院内部机构,不是公园会所,不会拆除”。而君庭茶楼也自称是“博物院内部机构,不会拆除。”

  望江公园竹林精舍、文化公园同春园等这些逐渐关停的公园会所,今后将作何用?24日,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公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回应,“同春园已经恢复作为办公用房,竹林精舍也即将恢复作为办公用房”。

  该负责人表示,成都市关于公园会所的违建拆除由成都市纪委牵头,文化局、水务局、各城区等分别负责自己所辖范围的公园会所拆除。“关停的公园会所,通常会恢复原来的功能需求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